02 November 2009

一个伟大的想法,美丽的西湖边上,来一场摇滚音乐节。天气不错、景色不错、音乐不错、气氛不错,什么都不错。

夜色朦胧的西湖大草坪,所有人都使劲地跳着、叫着。带着淡淡茶香味的空气送来强烈的低音,心脏也随着低音鼓和贝司一起震动。很久没有这么爽快地出汗和发泄了。

参加演出的乐队都很棒,相当卖力,把自己最成熟的技艺恣意地展现。一些乐队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。

十月摩羯,完全想不到,这样有力的声音是从一位女性的嗓子里发出的。现场表现力不错,非常金属地甩着头发。但是做为第一支开场的乐队不是很合适。首先,金属的受众不是很多,尤其是这种极端金属;其次,音乐节刚开始,大家都还没准备好,没有完全放开。气氛调动得一般。

蘑菇团登台的时候,我刚好跟朋友去买水,回来后发现现场气氛一下子像是被带到了高潮,大家开始pogo。乐队的技术称不上一流,但是舞台表现力非凡,极具煽动性的歌词和主流的节奏,瞬间融化了所有人心中最后一道屏障,于是音乐节真正开始了。

Moriz,来自非洲毛里求斯,带着非洲人特有的节奏感和爆发力,在蘑菇团之后,继续蒸发现场的热情。因短暂休息而有些褪却的激情被重新燃起,大家开始模仿非洲的舞步,再次拥作一团。

雨果,乐队的技术堪称一流,无论是乐器,还是主唱,华丽无比。开始的时候,我觉得这种风格的乐队不太容易调动现场气氛,结果证明,我完全错了。疯狂继续。

Carsick Cars,音乐节之前,我做了一些准备功课,特别关注了两个乐队,这是其一。比较典型的后摇风格,漂亮的和弦,沉稳而又富于变化的人声,让人不得不想起Sonic Youth。乐队在台上相当陶醉,从头到尾一气呵成,即使是在调音的空档,鼓和贝司都不曾停过。鼓手是位女性,技术不错,体力也够强劲。

浦西之狮,一场愉快的party,混合着雷鬼、rap,中文、英文、法文、毛里求斯语,彻底展现了音乐中“玩”的特制。比较无奈的是,因为紧接着下面上场的是无数fans期盼已久的张悬,所以在他们演出的后半段时间里,气氛比较尴尬。

张悬,不想说太多,比较大牌,确实是音乐做得很棒,但是因为无数莫名其妙的fans,现场几乎被搞成了个唱,所有人都往前使劲挤,大声尖叫,就跟电视里看到的一样。实在受不了,我拉着老婆,钻出人堆,找个清净的地方吃了点东西,顺便在远处听张悬。说实在的,这种音乐风格只适合在不大的live house里演出,这种开放式的草坪实在是大了些。

郑钧,音乐节第一天的压轴大戏。《灰姑娘》、《赤裸裸》、《极乐世界》、《路漫漫》、《怒放》、……,所有人一起合唱,时间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十年前,八零后的我们,大都是听着他的歌度过了初中高中那一段青葱岁月。今天,在浪漫的西湖边,重温这一段人生,颇有一番滋味。

The Way,音乐节第二天的开场乐队。清新的英伦风格,介于Blur跟Radiohead之间,同时继承了前者的无大脑和后者的神经质。很遗憾的是,被放到了错误的出场时间。不荤不素的英伦风情,完全无法调动现场气氛。看的出来,台上人多少有些尴尬。

Sugar Mama,现场派发的乐队简介上,该老魔的出道时间被冠以“很久以前”,而宣传照片上也是一位典型的黑人女性灵魂歌手的形象。但出场后发现,这位大妈减肥成功了,完全看不出是一个人。这些都是废话,下面进入正题。一句话,这种嗓音条件,不搞灵魂乐就白瞎了。闭上眼睛,想像一下,你觉得什么样的嗓音合适,她就是什么样的嗓音。听这样的音乐,从头到脚指甲盖儿,都通透了。

宠物同谋,这个是我特别关注的另一个乐队。我对电子乐一直没有太大的兴趣,一方面觉得太过空洞苍白,另一方面,我还是比较倾向于有人声的音乐。但这支乐队完全不同。跳动的电子乐节奏直击心底,加上主唱极富特制的低沉的嗓音,音乐本身就已经让我折服了。如果要评出现象表现力最好的前三支乐队,宠物同谋一定位列其中。台下已经完全疯了,大家尽情地跳,pogo,尖叫。此刻,音乐节的气氛似乎已经达到了顶点。

木玛,说实话,我喜欢的木玛仅限于前两张专辑,尤其是第一张。粗糙的配乐加上哥特式的低吼,一个真正阴暗的木玛,那才是吸引我的地方。跟3P合作之后的那张专辑实在无法吊起我的胃口。比前三年前木玛在Ark的现场,这次真的就像是鸡肋了。

Maximilian,吸取昨天张悬的教训,木玛一结束,我就拉着老婆钻出了人堆。没有办法,fans实在太多,尤其是女性朋友。我一直搞不明白,为什么会有偶像这么个东西,尤其是对喜欢摇滚乐的人,如果你真的是喜欢音乐本身,根本不可能对某一个人这么痴情。于是我躲到远远的地方听这位“米兰最大化”。有报道说,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忧郁王子,但是没办法,他的音乐就是这么忧郁。一架钢琴,一瓶啤酒,低吟浅唱。这位老兄的英语真的不咋地,我都替他费劲,中间的串场词说得磕磕巴巴。这位老兄很幽默地带上墨镜,模仿Bob Dylan唱了首《Like a Rolling Stone》,本以为下面会欢呼,没想到中国乐迷的素质不高,压根儿就没听出个所以然。我猜他一定很郁闷,也很后悔。为什么走遍欧洲,屡试不爽的招式在中国就行不通了呢?最后一首歌,翻唱Radiohead,这次这哥们儿多了个心眼儿,先问了一句,大家喜欢Radiohead吗。结果唱了首很偏门的歌,估计那帮范儿们还是没整明白。补补课吧,年轻的人们。

痛仰,又一个高潮,似乎所有人都期盼已久。跟保安的冲突也更大了。pogo得非常厉害,因为这次是在后场看,所以人堆里的冲撞看得一清二楚。很不爽的是,要赶车,听了个糊里糊涂,不得以,我们早退了。

谢天笑,彻底的遗憾,没有机会看到老谢在现场的表演,据说high到了极点,老谢跳进了人堆,貌似砸了古筝(不能确定,但拿吉他锯古筝应该是有的)。上帝啊,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呢?

范晓萱,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是冲她的独立音乐来的,又或者是来缅怀以前的老歌……

总结性的一句话,我非常喜欢这次的音乐节,玩儿得很舒服,释放得很彻底。当然,也开了眼界,各式各样的九零后们,如出水芙蓉般在眼前闪来闪去。当我觉得他们戴的没有镜片的眼镜非常恶心时,我发现自己老了。也许我应该学着老罗的样子,上去拍拍他们的肩膀,告诉他们眼镜很漂亮,衣服很另类,手里拿的气球很伟岸……

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