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 September 2009

一个貌似很著名的悖论或者说诡辩问题,北野武用这个作为他三部曲的终结篇。

完全是北野武式的幽默和嘲讽,嘲讽自己或者顺带着嘲讽所有莫名其妙的后现代艺术。和泡泡聊起所谓的后现代艺术,她说她的感受就四个字,让我猜,而我则毫不犹豫地说“哗众取宠”。哼哼,大家又想到一块儿去了。当艺术沦为用来招徕他人围观的东西后,她所能带来的美还能有几分厚重?况且它根本也不美。就像是时下很流行的行为艺术,如果说用屎涂满全身然后再用尿冲洗干净也算是艺术的话,上帝也要骂娘了。

回到这个命题本身吧。芝诺的话我就不重述了,具体怎么回事随便一搜就有。我的结论是他老人家偷换了概念,并且不懂极限。他所谓的永远追不上并不是事实,只不过是在1秒钟内永远追不上。他认为0.9+0.09+0.009+…等于无穷大,这个恐怕就是所有错误的根源。话说回来,那个时候能想到这些东西委实也不容易,现在看来,如果改变一下参照物(龟),一切就很明了了。如果是用地面作为参照物,这个题目还真得用积分才有解。

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