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 September 2008

一不小心看到右边的日历,这个月居然一篇都还没写过,补一下吧。

这个周末过得真是充实。

周六起来打扫卫生,吃罢午饭去新天地,扫了点东西,总算是把搁置了5、6年的一卷翻转给拍完了,鬼知道还能不能冲出个人影儿来。

然后去看了场电影:《无敌浩克》,说实在的,对这种纯商业片不是很来电,所以几乎完全是冲着爱德华·诺顿去的,不过还好,不是很无聊,印象最深的就是诺顿打开电脑之后诺顿杀毒就跳了出来,这广告做的,一石二鸟。

完了就是满街瞎晃,去了家超市,买了黑巧克力和一包神奇的饼干。之所以神奇,是因为它实在太咸了,德国人难道口都这么重?饼干上大颗大颗的盐粒子,吃了一两个之后再也撑不住了,我跟泡泡干脆就在路旁坐下一边仔细地把盐粒子扣下来,一边看着大楼顶上的残奥会开幕式,一边吃着这莫名其妙的饼干。

周日也没睡成懒觉,今天要去给我买结婚的一身行头。逛啊、试啊、再逛、再试,最后终于都配齐了,感觉比配台电脑麻烦多了。结果当然是严重超支,不过这个倒也在我意料之中,男装这种东西真是暴利,怎么就值这么多钱呢?一辈子也就这一次,宰就宰了吧。什么都配好之后,去百思买玩儿了把D700,配上那个70~200/2.8的牛头,果然不一般啊,只是囊中羞涩,也只能过把干瘾。回家之前去DQ拿了冰淇淋月饼,顺便问了问价格,200多,贵得离谱,合成一个50几块钱,这哪是月饼啊,比金枪鱼还贵!倒是他们家的冰淇淋可以推荐一下,价格不是很贵,味道也还可以,最有趣的是他们还承诺倒杯不撒,不知道万一真撒了是不是会赔一份,不过看了一下他们倒杯的手法,其实就是里面装的是水也不会撒出来,哈哈,牛顿第二定律嘛。

最后,估计在我回家之前都不太有可能写第二篇介绍音乐的东西了,等回来再说吧。

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