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 August 2008

已经越来越难了。

朋友让我写点关于音乐的东西──当然几乎完全是指摇滚乐了──但是一直安不下心来写。究其原因,大概无非是以下几点:生活节奏太快,没时间让我去思考,或者说懒得去思考;工作压力较大,得花时间去研究技术上的东西,否则就得玩儿完;长久不写东西的结果就是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。还有个原因,目前忙着准备婚礼,其他的一切都得给这事儿让道。

总之一句话,心境太浮躁。慢慢来吧,先试着写点简单的东西。从万晓利开始吧……

当然有人要跳出来吼了,这个明明是民谣嘛,哪里是摇滚!好吧,关于什么是摇滚我就不废话了,这个东西别人已经说得够多了。推荐几个地方扫盲一下:http://www.rockyear.com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Rock%27n%27roll。摇滚年被和谐了似乎。

万晓利

清瘦的万晓利

随便google一下,网上对他的形容都是:清瘦,手指修长,长发飘飘时像古龙小说中的剑客,光头时又如冷静的刺客。

这个年轻的民谣歌手并不为人所熟悉,其实也就是圈内人知道罢了,知名度完全不能与如今那些网络歌手同日而语。说实在的,我也不是十分了解这个人,因为不在北京,没什么机会看到他的表演。

记得第一次听到他的歌应该是大三的时候,宿舍里一个哥们儿整天在网上搜罗新鲜的音乐,不知怎么就找到了那首《狐狸》,于是顺藤摸瓜,找到了这个人。

刚接触他的民谣,最大的感觉就是,我靠,原来副歌还可以这样唱!这一点可以在《老新闻》里得到最好的验证:呜哇日哇日哇……

万晓利的民谣应该算是比较正统的,内容涉及到政治、社会生活、道德等等,像前面提到的《老新闻》,以及《狐狸》、《七扎》,《流氓》,《下岗了》等等。但是又有“离经叛道”之处,像《霞》这样纯粹关于爱情和家的感情抒怀,像《走过来 走过去》这样茫然不知所踪,完全游走于内心世界的低吟浅唱(据说这是万晓利现场必唱最后的一首歌)。

万晓利至今为止出过两张唱片:《走过来 走过去》,《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》。《走过来 走过去》采用酒吧同期录音的形式,所以不适合一个人静静地听,最好是能有几个朋友一起分享,不用太正式,弄点小酒喝着,一边自己胡侃一边听他“胡侃”;《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》我也还没有听过,所以没什么好评论的,不过从网上的文章来看,和第一章专辑完全不同,更偏向于个人内心情感的宣泄。

最后引用一段尹丽川给他写的东西:

万晓利一付清瘦的身材,眼睛细长而亮,有修长的手,长发飘飘时像极古龙小说中的剑客。如今光头,更像一个冷静的刺客。黄昏之后,他背着他比剑温柔百倍的武 器,和饭后散完步准备回家的人擦身而过,来到最明亮最嘈杂最浮华之地,坐在那些饭后不想回家的人面前,要一杯酒,开始歌唱。
他的武器是吉他和歌喉。他是我一直赞美的民间艺人。
民间艺人,城市和村庄的流浪者,靠手艺吃饭,为自己创作为普通人献艺。他们跟艺术潮流之古典、前卫没什么关系,跟官方、地下没什么关系,跟包装、商业也没什么关系。他们自得其乐,自食其苦。他们不想改变这世界,他们更不想为世界所改变。
他的歌同情下岗职工,讽刺政治新闻,疑问捉摸不定的爱情,表达对乡村的怀恋,记录公共汽车上奔波的岁月,悲悯一只在地上打转的陀螺……
他关注周围平凡的一切,但并不美化自己的关心。他诚实地说出看法,哪怕这些看法已经落伍并因为落伍而显得可笑。他的歌与深刻无关,却深刻传达了他对美好的忠贞向往。
奇怪的是,那些穿着时尚终日为车房忙的酒吧常客,那些以“更高更快更强”为生命宗旨的生意人或白领,却十分迷恋万晓利的歌声。晓利在酒吧的现场气氛总是分外热烈,这是否说明,人们通过歌声梦见了一些遗失的东西?
更重要的是,这世上有许多歌曲编得很出色,却漠然得像我们的生活。而万晓利的歌却充满了热情,如同《诗经》中作品,真挚,纯朴,有感而发,情感鲜明。
然而他满怀热情地去歌唱命的悲伤。这就是那些煽情虚伪的上榜流行歌曲所永远无法企及的。
热情是一种几近丧失的品质。

专辑列表:

走过来 走过去

走过来 走过去

</td>

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

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

</td> </tr> </tbody> </table>

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